威士忌 whiskey

探秘蘇格蘭酒鄉

蘇格蘭一家啤酒廠近日釀造出了一種酒精含量高達65%的啤酒,酒精濃度比威士忌還要高,號稱“全球最烈啤酒”,令蘇格蘭不違其酒鄉之名。

寒冬時節,我們跟隨著飲食作家葉怡蘭,一起走訪一趟蘇格蘭,沉浸在威士忌的懷抱裡。

乘車從蘇格蘭第二大城格拉斯哥市區出發,陰雲時開時聚、陽光時隱時現,典型蘇格蘭天氣。漸漸地,窗外景緻從都會高樓林立逐漸轉為大片大片坡陵起伏的綠原,中間點綴著一叢叢明媚亮黃花朵─Gorse,此地此季常見的野花,煞是好看。

那當口,胸中隱隱然湧現幾許激動心情。我終於又一次回到蘇格蘭單一麥芽威士忌酒鄉懷抱。

探秘蘇格蘭酒鄉

尤其車行四小時後進入Speyside,蘇格蘭各酒區中最是精華薈萃、蒸餾廠密度最高,也是公認酒質酒性最纖細優雅的產區,熟悉的景物伴著過往回憶不斷浮現,沿途路標上盡是耳熟能詳的酒廠名字,彷彿已聞到襲人的酒香……

Speyside區輕柔的芬芳

這日,抵達Speyside,我們先於Diageo所擁有的Drummuir Castle落腳歇息,用過午餐後,首先來到Cardhu蒸餾廠。這個蒸餾廠至今已有超過200年的悠久歷史,為Speyside古老酒廠之一。最早由Helen Cummings女士創始,之後在兒媳Elizabeth手上發揚光大;兩位女強人的成就,在一片男人天下的蘇格蘭威士忌領域裡成為佳話。

探秘蘇格蘭酒鄉

實際走入其間,略略有些意外,相較於銷售上的露臉,蒸餾廠的形貌規模頗為安靜低調:沒有光鮮熱鬧的商店和熙來攘往的遊客,小巧的接待室與略微幽暗但十分高雅的大廳裡,除了Cardhu本身的陳設外,還裝點著不少Johnie Walker的招牌塑像、畫作與珍稀酒款,呈現出Cardhu身為Johnie Walker之重要調配基酒的獨特地位。

在品牌大使Donald Colville的帶領下,我們參觀了釀酒過程。不同於葡萄酒的釀造,在此,糖化與發酵過程均刻意緩慢進行,特別是後者,長達75小時的發酵時間(典型多在40~50小時左右),催化出多風味的酒汁。

兩組共六座罐式蒸餾器身形略顯圓胖福態,一般理解,這樣的形式由於流速快、回流少,蒸餾而成的酒體較厚實,與Cardhu 12年給我的輕柔印像似有差距。Donald Colville解釋,蒸餾器造型雖肥腴,但他們刻意慢火加熱以減緩流速,以求得圓潤但又帶著如青草般清新的new sprit新酒。

之後主要在以美國白橡木波本桶重組而成的hogshead木桶中進行陳年,迥異於西班牙雪莉桶的濃厚飽滿,點滴凝聚成柔和的芬芳。

探秘蘇格蘭酒鄉

所以,在接下來的品飲裡,也的確從12、15、18年到Special Cask Reserve,清明的New Sprit青草氣息下,典型波本桶的香草、椰子、柑橘氣息款款散發,且隨年份越高,New Sprit影響越少,更多了些如香料般的奔放感。然不變的是,我常在Speyside產區單一麥芽威士忌裡屢屢感受到的,是明亮而清澈的內質,十分迷人。

探秘蘇格蘭酒鄉

而在喝法上,特別是12年份,Cardhu自己也有著獨樹一幟的詮釋。

當晚,回到Drummuir Castle,晚餐過後,大夥兒在圖書室裡聚集,由Donald親自為我們示範:有別於普遍常見的鬱金香型品飲杯或直型寬口杯,端出的是有點類似傳統干邑常用的球形杯。

Donald砰一聲拉開瓶塞,酒液撞擊杯身咚咚咚流瀉而下;繼之手握杯身品酌,之後還可投入一兩隻冰塊降溫使之更顯甘美……別有一番悠然閒情滋味。

 

Resourse from : 新浪尚品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