威士忌 whiskey

蘇格蘭以外的世界

我們來聊一聊除了蘇格蘭以外,

威士忌廣袤的世界裡其他不容錯過的風格產地,包括愛爾蘭、美國加拿大和日本威士忌,都各成一派,頗具代表性。

愛爾蘭威士忌

愛爾蘭威士忌(Irish Whiskey)經常被我介紹給入門愛好者,因為它是所有威士忌裡最輕柔易懂的。蘇格蘭、愛爾蘭兩朵“蘭”花雖離得不遠,但卻有三點根本區別。

首先,幾乎所有的愛爾蘭威士忌都是混合調配的,而且除了常用的未發芽大麥、小麥與黑麥,甚至還會使用燕麥。其次,愛爾蘭使用煤炭而不是泥煤作為烘烤麥芽時的燃料,因此不會具有蘇格蘭威士忌中常有的煙熏味。

最後,未發芽大麥的高 ​​比例使用提升了馥郁的辛香,並在味蕾上產生一種稍縱即逝的油滑感覺。

常見品牌有:

(1)保樂利加(Pernod Ricard)旗下愛爾蘭蒸餾有限公司(IDL)的尊美醇(Jameson),一個讓全世界人民關注到愛爾蘭威士忌的著名品牌。體態輕盈,口感柔和,熟悉的愛爾蘭式微油的中味,飄著椰子、堅果、香草和杏脯的味道,甘草收尾。

懂點兒威士忌:蘇格蘭以外的世界(四)

(2)愛爾蘭蒸餾有限公司的另一品牌布什米爾斯(Bushmills Original),單一麥芽,含植物和熏烤香氣,入口清爽微辣,中等酒體,略有乾穀物及乾果味,隨意小酌時的一件輕鬆小品。

美國加拿大威士忌

一到愛爾蘭和美國,Whisky就變成了Whiskey,不要錯怪我,多了個e可不是我的拼寫錯誤,而是當地拼寫這個單詞的習慣(一些美國威士忌公司也有拼寫為Whisky的) 。

美國是一定要放在愛爾蘭之後介紹的,因為說到美國威士忌的歷史,愛爾蘭移民功不可沒。他們翻山越嶺來到肯塔基州與田納西州的廣袤土地,看見這裡有著清澈的水源、白色橡木森林,還有取之不盡的玉米作蒸餾原料,便決定定居下來,從此翻開了美國烈酒史上全新的一頁。

有兩大類最為聲名顯赫:

第一類是波本威士忌(Bourbon Whiskey)。

波本源自於美國肯塔基州波本郡(Bourbon County),Bourbon就是法國的波旁王朝。按照規定必須使用不少於總原料51%的玉米(通常是2/3),再混入小麥、黑麥等其他穀物,採用特殊的酸醪方式(Sour mash)製造。這種改良方式要歸功於蘇格蘭的化學家詹姆士•克羅(James C. Crow),即在威士忌的製造原料正在進行發酵階段時加入一些已經去除酒精成分的啤酒,中和了當地硬水中過高的鹼量,促進了發酵,同時還有效抑制了細菌成長並平衡了每一批蒸餾成酒的特性。

常見品牌有:

(1)金賓(Jim Beam)白標,多用作雞尾酒的調配。

(2)野火雞(Wild Turkey),呵,這個酒名非常田園。經典老款波本酒,口感豐富勁道十足,帶焦糖橡木味,酒體厚密,富含甘草、糖蜜、西洋李等味。

(3)美格(Maker’s Marker),細軟香甜,紅果味,象黃油糖,中等酒體。

懂點兒威士忌:蘇格蘭以外的世界(四)

另一類就是田納西威士忌(Tennessee Whiskey),風格獨樹一幟,與波本有兩個根本區別:

首先,原料無需以玉米為主;其次,蒸餾酒必須經歷“林肯郡流程”,也就是進入橡木桶前讓酒液流過楓木炭,過濾去粗澀,存留下細膩,而且還會增添一份不容錯過的香甜煙熏味,實為一舉兩得。

說到品牌,有一個名字幾乎家喻戶曉,那就是傑克丹尼(Jack Daniel’s)。

深邃的琥珀色,特徵性的焦糖乾草味,第一次品飲時衝擊力很強,怎麼形容呢?這麼說吧,就如同突然被一個美絕的拉丁女郎拖入舞池,激蕩的音樂、張揚的甜美氣息直撲腦門,讓人興奮得有點暈眩。非常適合調配雞尾酒或是在酒吧帶著一份慵懶或輕縱的心情飲用。

懂點兒威士忌:蘇格蘭以外的世界(四)

 

加拿大威士忌以玉米為主原料,幾乎都是一致的溫柔易飲,可以說是美洲版的尊美醇(Jameson)。

如若混入黑麥可能會有辛辣和苦甜交加的個性,不過依法在橡木桶內陳年三年之後棱角便會磨平,柔順無比。品牌上以皇冠(Crown Royal)和加拿大俱樂部(Canadian Club)最為常見。

日本威士忌

很多人都知道日本清酒,但說到日本也產高端精品威士忌,不少人都以為我在癡人說夢。

世界威士忌大家族裡,日本論資排輩最多算是個小兄弟,但自1923年第一瓶威士忌問世至今,發展迅猛。這要歸功於一個人——竹鶴政孝(Masataka Taketsuru)。

他在1918年被雇主送到蘇格蘭學習蒸餾威士忌。二年後返回日本,他不僅帶回了滿腹的知識和經驗,還抱得美人歸,娶了一位蘇格蘭妻子。這種跨國聯姻在當時幾乎讓雙方家長瘋掉,全力勸阻,但反對無效。

他在京都市郊的山崎(Yamazaki)公司擔任蒸餾經理十年,一手打造了山崎品牌(現歸於三得利公司旗下)。但他內心深處一直覺得北海道才是能與蘇格蘭媲美的威士忌福地,所以1934年他僱用期滿,立刻北上建立了自己的蒸餾廠,便是如今大名鼎鼎的一甲(Nikka)威士忌酒廠。

如今三得利和一甲雄霸日本威士忌市場。三得利資金更為雄厚,除了山崎和白州兩家蒸餾廠,還控制著蘇格蘭Auchentoshan, Bowmore,Glen Garioch幾個著名品牌。日本威士忌的真正魅力何在,能讓其後來居上,而且價格不菲呢?要知道鈴木一朗(Ichiro’s)混合33年陳市價高達1100英鎊一瓶,一甲七十週年特選12年陳四瓶裝也要500英鎊。我們還是從熟悉的清酒談起吧。

日本清酒對水的要求不亞於俄國皇家芭蕾舞團在全球挑選領舞者時的標準,其苛刻程度是難以想像的。日本山間流淌著水晶般的山泉,地下水也多為軟水,成就了清酒,也同樣為蒸餾精品威士忌提供了珍貴的原料。

縱觀日本歷史,這個民族之所以能夠一度強盛,因為他們是全世界將魯迅先生“拿來主義”學得最好的。遣唐使帶走了我們的語言文字、我們的飲茶習俗,修改規範、提純發揚之後演變成為西方世界裡廣泛認知的日語和茶道。

日本威士忌也是師從蘇格蘭,以之為模板,不是全盤拷貝,而是進行改良提升並加入自身的元素。蒸餾用的麥芽汁純淨透明,得益於精心挑選酵母后的長時間發酵。這份清酒般的純粹直接映射到成酒口感,琉璃一樣的透明乾淨,來源於糧食,卻絲毫沒有一點粗劣味,一幅不食人間煙火的樣子。

懂點兒威士忌:蘇格蘭以外的世界(四)

三得利出品的山崎(Yamazaki)就是這樣一款美酒,令我頗為傾心。絲綢一般潤滑,彌散著鮮花、杏脯、香草華芙和莓子的味道,然後從氣息底部升騰起淡雅的辛辣,恰到好處,只為不經意間回眸一瞬的那份溫暖和深度,幹桔皮和肉桂味隨即又在舌尖緩緩散去,輕咽入喉,留下繾綣的回味。

這是一份燭光下與愛人細細品味、共同分享的好酒,挑逗著味蕾,滋潤在心頭。短短幾年前嶄露頭角,如今這個亞洲品牌已雄心勃勃地殺入歐洲並直指競爭最激烈的風向標市場如倫敦、巴黎等。

把酒做成了藝術品,不服不行,但真心希望能早日看到一個同樣毫不遜色的中國威士忌品牌。

版權聲明:知味葡萄酒雜誌。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