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莊指南

走進名莊——拉圖酒莊:至真則無敵

拉圖酒莊的意譯是“塔樓”的意思,這座塔樓曾經是保護波爾多所有權的重要防禦工事,如今,它是波爾多左岸一級名莊的標誌。你可知道,這座塔樓裡記載了一場“衝冠一怒為紅顏”的戰事?你可知道,拉圖退出期酒貿易的真正原因?你可知道,退出期酒貿易後酒莊的價值是漲是跌?待本文作者為你娓娓道來。

塔樓故事多
拉圖酒莊(Château Latour)正牌葡萄酒的酒標上,畫有一座威嚴的中世紀塔樓,塔樓上方盤踞著一隻雄獅,看著很有威懾感。實際上,拉圖酒莊法語名字的含義,就是塔樓的意思。
波爾多五大名莊,如果僅從外表上來觀察,侯伯王酒莊(Château Haut Brion)古樸大氣,像一位胸有成竹的智者;瑪歌酒莊(Château Margaux)典雅溫婉,充滿了皇家女子的端莊沉穩之底蘊;木桐(Château Mouton)則霸氣外露,典型的外表紳士內心肌肉男;拉菲(Château Lafite)則是霧裡看花,城堡與遊人之間隔著一條小溪​​,總是無法近距離觀察。至於拉圖酒莊,婉轉來說的話,一不小心開車就可能錯過。
在梅多克(Médoc)眾多或威嚴或俏麗的城堡中,拉圖酒莊的主建築物,確實稱不上出色。唯一供為辯識的標誌,便是塔樓。且今人能看到的塔樓與酒標上的古塔樓造型相去甚遠。方型威嚴的防禦性軍事建築早已不復存在,取而代之的,是一座圓柱形白色的信鴿樓。究竟緣何如此?還請聽我慢慢道來。
波爾多地處法國的西南部,境內的紀隆德河流(Gironde)及其支流將法國內陸與大西洋緊密聯繫起來。自古以來,這里便是重要的對外交流和貿易的港口,自然亦是軍事要塞。假若一朝攻破波爾多港口,敵軍便能長軀直入法國,如入無人之境。拉圖酒莊位於河口大約300米的距離,建立在高於地平線12-16米之處,是俯瞰來往船支的最佳位置。可以說,在波爾多這座軍事要塞中,尤如命門一般重要。中世紀的法國,正處於霸權割據時代。而波爾多作為最讓人嘴饞眼熱的那塊肥肉,領主早早地被人毒死了。權利的重擔從此落到了他唯一的稚女阿蓮娜那嬌弱的肩膀上。面對領土內各大家族的虎視眈眈和法國皇庭施加的壓力,阿蓮娜女領主萬般無奈地嫁給了法國國王,以雙手奉上波爾多領土治理權的卑微方式來獲得自保。面對或許是殺父仇人,且年紀比自己還小的丈夫,她那顆警醒堅強的心又如何能生出愛慕之情?時間的流逝,只讓她學會了更好地掩飾自己的真性情,與敵人周旋,並選擇在最恰當的時機,毅然決絕地給予當頭痛擊。
我之所以費些筆墨來寫阿蓮娜女領主,不僅僅因為她是位奇女子,更因為拉圖酒莊的那座傳奇的防禦性塔樓的建立,與她息息相關。
中國古有吳三桂衝冠一怒為紅顏的故事,歐洲則有英法兩國國王為阿蓮娜翻臉,繼而發展出“英法百年戰爭”的故事。同樣是生靈塗炭,在中國的故事中,成就的是吳三桂的野心和一個新王朝。在法國的故事中,作為法國皇后的阿蓮娜,待時機成熟之後,毫不留戀地拋棄法國國王。扶持第二任丈夫成為英國國王,繼而成為英國金雀花王朝的第一任王后。同樣是女人,陳圓圓慘淡收場,而阿蓮娜則不僅收回了自己的領土波爾多,還順手拿了整個英國作嫁妝,真是無以倫比的霸氣!
自此,波爾多的所有權之爭,便成了英法兩國之間無數次戰爭的導火線。在河口建一座防禦性的塔樓,被緊鑼密鼓地提上日程,刻不容緩! 1331年,卡斯蒂永(Castillon)地區的領主龐斯(Pons)聯合周邊幾個小領地的領主,達成修建一座用於河口防禦的塔樓的協議。這座被後人稱為聖莫伯的塔樓(Tour Saint Mauber t),終於在“英法百年戰爭”之前完工。 1378年的某一天,英國軍隊集結效忠於阿蓮娜後人的一部分法國軍隊(Gascon)對聖莫伯特塔樓發起了新一輪的攻擊。三天激烈的戰役後,英方軍隊終於拿下塔樓。直到1453年“英法百年戰爭”結束,以聖莫伯特塔為像徵的波爾多成了英國的一部分,法國的國中國。
在動盪不安的法國大革命時代,作為統治階層權力像徵​​以及貴族和布爾喬尼階級財富象徵的酒莊,通常都難逃被充公後拍賣的命運。值得慶幸的是,拉圖酒莊倖免於難,非但沒有易主,且仍然保持著同等數量的葡萄園。為何會如此呢?也許這些自以為是的革命戰士們在這座歷經幾個世紀腥風血雨的龐然大物面前,肅然起敬?也許這座建築代表了不屈不撓的法國戰爭精神?真相淹沒於歷史長河中,不可得知。
今天拉圖酒莊的正牌酒的酒標,就是根據聖莫伯特塔樓的建築設計的。現在這座軍事塔樓早已不復存在。矗立在拉圖酒莊旁的那座圓柱形白塔,是於1620年至1630年之間建成的信鴿樓。據說,用來建造信鴿樓的磚塊來自於在戰爭中被摧毀的古塔樓。面貌容顏雖改,精氣神尚在。指尖觸摸著冰冷的石壁,不禁感受到一股森寒的肅餘之氣,眼前突然地就浮出一位鐵血將軍的形象。
是的,這就是我心中的拉圖。
不似霍去病般年輕驍勇,而較似李牧,具有大胸襟和大氣魄,謀定而後動。自然,這般的拉圖與那些建築風格爭妍鬥麗的酒莊格格不入。它只需要靜靜地立在那裡,連飛鳥經過,似乎都要屏住呼吸,它不需要言語,就能贏得尊重。

 

退出期酒戰
2012年4月12日,拉圖酒莊的主席Frédéric Engerer先生在寄給波爾多各大酒商的一封信件中提出,2012年年份的拉圖葡萄酒將正式退出期酒貿易系統。雖然,拉圖酒莊仍將參與2013年4月份舉辦的期酒品嚐會,千里迢迢趕來的各國酒商以及記者們亦可喝上(最後)一杯期酒。可惜的是,這些酒只供品嚐,並不銷售,讓酒商們多多少少有些尷尬。
拉圖酒莊全線退出的傳言由來已久,酒莊每年提供給酒商的期酒數量都在減少,前年更是降低到50%。饒是如此,忐忑的酒商們仍然抱著一絲縹緲的期望。畢竟這麼大的一棵搖錢樹,誰也不捨得放棄。況且,這幾年來隨著名莊酒的價格水漲船高,一些實力雄厚的名莊運用種種方法減少給酒商們的份額,大家彼此之間都已經心照不宣了。但說到完全退出期酒貿易系統,在波爾多葡萄酒史上還真是第一次。
看看歷史,期酒制度其實完全是葡萄酒經濟低迷且動蕩的無奈產物。那個時候的列級名莊莊主們並沒有今天這麼風光:釀酒技術的落後,酒質的不穩定以及主要的幾個消費市場仍未形成氣候,讓大部分的酒莊都掙扎在貧困線上。一直高高在上的拉圖雖然不存在同樣的問題,但是葡萄酒經濟大環境的蕭條,仍然讓它舉步維艱。如若不然,商業巨頭François Pinault先生也就不會僅僅花費1.1億歐元就收購了法國國寶級別的拉圖酒莊了!當然,今天拉圖的身價暴漲了8倍不止,這些都是後話了。所以說,提前預售葡萄酒是保證酒莊無憂運營的一種方式。
隨著時代的發展,波爾多名貴葡萄酒越來越受到各國愛好者們的熱情追捧,甚至於出現了一酒難求的現象,自然不再需要藉助傳統的期酒貿易來解決資金缺乏的問題。在由買方市場完全地逆轉為賣方市場的前提下,期酒貿易存在的必要性遭人質疑,有些人甚至叫囂著“讓古董回歸博物館”;其弊端也漸漸暴露出來,比如說,期酒品嚐期間所提供的葡萄酒能否代表酒莊的平均水平?是否真能從還在醞釀中的酒裡窺知其未來發展的情形?並且,重視品牌形象超過生命的名莊完全沒有辦法掌控其產品的流通地點、形式和方向。
拉圖酒莊的主席Frédéric Engerer先生在接受葡萄酒大師李志延的採訪時說道,拉圖酒莊退出期酒貿易系統是經過深思熟慮,勢在必行!這位深識拉圖精神的大使,在經年累月的推廣工作中發現:號稱波爾多陳年潛力最強大的拉圖葡萄酒,大多數往往在還沒有達到成熟巔峰之時,就已經被飲用了。這個發現,讓他心如刀割。 ”我們退出期酒交易,意在拒絕供給消費者們未到適飲期的拉圖葡萄酒。每年上市的老年份葡萄酒必定是經過品嚐以後,根據不同年份的陳年潛力和表現情況再做的決定。”
將酒陳放到最佳狀態再進行銷售,這種做法在波爾多並不常見。於拉圖來說,卻也算不上是一個創舉。早在上世紀60年代初期,酒莊當時的釀酒師Gardere先生就決定將副牌酒(Les Forts de Latour) 在地窖中陳放7年後再進行銷售。拉圖酒莊如今的決定,完全是步先賢的後塵,屬於回歸傳統的一種表現。況且,這種銷售模式雖不常見,可在法國其他的頂級產區也有案例。比如說現在市場上銷售的香檳王“唐佩里儂”,就是已經在地窖中陳放了9年以上的2003年年份酒。對於香檳王的所作所為,所有的酒商和葡萄酒消費者們都心悅誠服。那麼,同樣追求精益求精的拉圖酒莊,實在是當得起掌聲的鼓勵!
之前的期酒貿易,一瓶葡萄酒往往會從一級酒商的手中轉賣給二、三級酒商,然後漂洋過海投入一級進口商的懷抱。還沒被這個懷抱溫暖片刻,也許就要馬不停蹄地飛到二、三級分銷商的身邊。好不容易找到了一個真心呵護自己的消費者,也許中間已經易主了不下10次。在這頻繁的交易過程中,葡萄酒顛沛流離,有可能因為疲憊而黯然失色。如今,消費者們的這些擔心都將不復存在。拉圖美酒正靜靜地在地窖中沉睡,等待魅力綻放的成年之時,再由酒莊的“監護人”小心地親手託付。
我有一位中國酒商朋友,買酒時喜用“娶酒”一詞。我有時會笑話他坐享齊人之福,擁有后宮佳麗三千。可是,看看拉圖酒莊對待每一瓶葡萄酒那嚴謹的、如珠如玉的態度,可不就是在嫁女兒嗎?
退出期酒交易,並不僅僅是為了給消費者們提供處於最佳狀態的葡萄酒,也是為了抑制惡性炒作。最近這幾年來,列級名莊的期酒成了炒作對象,價格呈直線上升狀態,虛高不下。在一些金融機構的推波助瀾下,期酒成為了最保險和投資回報率最高的商品。這種將期酒當成長線投資以創造暴利的舉動,將葡萄酒與真正的愛好者們之間的距離越拉越遠。對Engere主席來說,切斷了期酒的供應,自然也就切斷了惡性價格炒作的根源。

 

笑對酒商譏
話說回來,雖然拉圖酒莊退出期酒貿易的舉動,有理有據,方方面面都在為消費者考慮。可是在酒商中,卻鮮有獲得掌聲。一些比較毒舌的酒商甚至於直接攻擊這種做法,認為利益的趨使,才是其退出的主因。君不見,一瓶2008年的拉圖葡萄酒期酒銷售時的價格“僅”為150歐元。經過酒商的手,這瓶酒的價格已經漲到了800歐元。這個不願意透露真實姓名的酒商認為,其中的巨額差價,拉圖已經無法任之由之,坐視不理,它想要吞下最大的那塊蛋糕。尤其,拉圖酒莊的擁有者,法國商界大亨François Pinault先生旗下還擁有全球兩大拍賣行之一的佳士得(Christie’s)。拉圖葡萄酒更是成了皇帝的女兒不愁嫁了!
另外一些酒商則認為,拉圖的退出,並不是一個很理智的決定。要知道,波爾多酒商們幾個世紀以來在全世界各地的打拼中所積累下來的雄厚資源以及強大關係網,是無以倫比的。選擇與酒商合作,就能全面地利用這些資源和網絡,在較短的時間內建立起國際知名度,大大地提高能見度。就連有著世界第一奢侈品公司LVMH集團在背後撐腰的特級酒莊伊甘,也沒能免俗。一直採取觀望態度的伊甘酒莊,於2004年重新回歸期酒貿易。
拉圖很清醒,它並不願意做獨行狹,也不願意站在波爾多酒商們的對立面。 Engere主席安撫酒商們之時曾經說過,退出期酒貿易,並不代表與酒商決裂。拉圖將一如既往地與30多家頂級酒商合作。只是,賣給這些酒商的,將不是能帶來暴利的期酒,而是經過陳年的老酒而已……拉圖酒莊心裡打的,是名利雙收的好算盤。只是不知道波爾多的酒商們,願不願意在被甩了一巴掌以後,再接受這顆甜棗?
Millésima公司的創始人Patrick Bernard是第一個公開唱反調的酒商。他在接受法國一本名為《Terre du Vin》的雜誌採訪時,就明確地向記者表示,將拒絕拉圖酒莊提供的1995年正牌葡萄酒以及2005年的副牌葡萄酒份額。我個人覺得,Millésima公司的舉措絕對是個別現象,畢竟該公司95%的營業額都是靠期酒來完成的。拉圖的陳酒對他們來說,就有如雞肋一般,既然食之無味,不如果斷棄之,還能在一眾酒商面前保留氣節。就是不知道,Millésima的高姿態究竟能保持多久?雖然,拉圖酒莊的陳酒利潤遠不如期酒那麼可觀,誘人,卻也都是獨一無二的珍品。

法國的一期廚藝節目介紹了史上最牛的一位日本菜農。這位歐巴桑在巴黎近郊種植了一些蔬菜,僅供應給巴黎最著名的7家米其林餐廳,而且這些餐廳的國寶級別的廚師們必須在人品以及廚藝理念方面得到這位菜農的認可才行。歐巴桑說,菜園裡的菜都是他的女兒,為女兒們選擇終身歸宿,自然要挑剔一點。至真則無敵!拉圖不正朝著這個方向堅定地邁步嗎?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