葡萄酒產區知識 · 葡萄品種

傑西斯·羅賓遜最喜歡的一些葡萄品種 Some of Jancis Robinson’s Favourite Grapes

我(指“傑西斯·羅賓遜”)研究葡萄品種已經很久很久了(你應該可以從我的網站上看到很多關於葡萄品種的報導),以至於只有等局外人提醒我了,我才意識到自己一直沒有回答一個最基本的問題:在我組織編撰的著作《牛津葡萄酒大辭典》(The Oxford Companion to Wine,OCW)列出的1,368種葡萄品種中,到底哪些是我最喜歡的品種?我覺得哪些品種將來會發展得越來越普遍?

在列出那些我最喜歡的品種之前,我需要先明確地聲明一點,我完全不排斥任何一種著名的國際性葡萄品種。我相信國際性葡萄品種,如卡本內(Cabernets)、霞多麗(Chardonnay)、梅洛(Merlot)、西拉(Syrah/Shiraz)、雷司令(Riesling)和長相思(Sauvignon Blanc)之所以可以在全世界都這麼流行,它們必然有著自己的長處——它們有能力釀造出令人喜愛無比的葡萄酒。

不過,雖然國際性葡萄品種總體的表現非常優異,但有些時候我們也不難發現市場上有些用國際性葡萄品種釀造出來的酒差強人意;可能也正因為這樣,激發了人們對於各種本土傳統葡萄品種產生興趣。要知道,一個品種的地位其實隨時都有可能發生改變,從默默無聞變得遠近馳名,或者剛好相反。比如,灰皮諾(Pinot Gris/Grigio)是由不久前才開始由T’Gallant介紹給澳大利亞葡萄酒愛好者的,現在這個品種卻已經迅速成為一個主流品種。又比如,賽美蓉(Semillon)曾經很常見,多年來它一直是南非、波爾多和澳大利亞部分產區種植最廣泛的白葡萄品種,可是現在很可惜的是,它已經變得相對沒有那麼普遍了。

傑西斯·羅賓遜最喜歡的一些葡萄品種

阿斯提可

每當有人讓我列出幾種更值得廣泛種植的偉大白葡萄品種時,我一般會首先想到阿斯提可(Assyrtiko)。阿斯提可是目前為止,在美麗的愛琴海周圍——聖托里尼島(Santorini)種植最廣泛的品種,雖然那裡的氣候相對比較溫暖,它卻可以釀造出極具個性、清爽迷人的葡萄酒。在聖托里尼島,阿斯提可葡萄藤被培育 ​​成低矮的圓籃型,釀製的葡萄酒結合了柑橘和礦物質的風味,有些酒體異常豐滿。此外,阿斯提可葡萄酒的陳年潛力比大多數清爽的干白葡萄酒都要優秀。我曾經品嚐過4年陳和5年陳的阿斯提可葡萄酒,都非常喜歡。

傑西斯·羅賓遜最喜歡的一些葡萄品種

布布蘭克

我很晚才發現其實在法國的南部有一些非常迷人的白葡萄品種。當我在1986年開始寫作自己的第一本關於葡萄品種的書籍《葡萄樹葡萄和葡萄酒》(Vines, Grapes & Wines)時,我對法國南部的白葡萄品種還相當不重視;因為在那個時候,法國南部的白葡萄酒釀造技術還比較粗糙。於是我就錯誤地認為,那裡的白葡萄品種也是同樣的粗糙平淡。

朗格多克(Languedoc)的古老品種克萊雷(Clairette)就是被我錯誤評價的品種之一,當時我品嚐了數款真的非常糟糕的朗格多克克萊雷白葡萄酒。

不過,也是從那個時候,我開始認識到布布蘭克(Bourboulenc)這個名字非常好聽的品種可以釀造出真的非常優秀,非常鮮美,帶有雅緻的花香的葡萄酒。在朗格多克靠近海邊的克拉克拉普(La Clape)高地,布布蘭克葡萄酒可以發展出一種明顯的海洋氣息。

布布蘭克是一種古老的普羅旺斯葡萄(普羅旺斯是很多葡 ​​萄品種的搖籃,比如堤布宏Tibouren),跟阿斯提可一樣就算種植在溫暖的地區,也可以達到足夠的酸度,因此它應該可以傳播到別的葡萄酒產區,變得更流行起來。

傑西斯·羅賓遜最喜歡的一些葡萄品種

格德約

不過,我最喜歡的白葡萄品種應該是格德約(Godello),它是西班牙加利西亞(Galicia)產區的一個著名品種,近年來才得到復興。格德約跟維歐尼(Viognier)一樣,曾經差點絕種,但最後還是得到了復興。通過把令人欽佩的Valdesil酒莊的古老格德約葡萄剪枝進行重新種植,格德約這個品種才重獲新生。

拉斐爾•帕拉西歐(Rafael Palacios),即普里奧拉托(Priorat)產區的傳奇莊主阿瓦羅•帕拉西歐(Alvaro Palacios)的弟弟,使用格德約這個品種釀造出一系列酒體緊實、陳年潛力佳、質量優異的瓦爾德奧拉斯(Valdeorras)幹白葡萄酒,從而使得格德約最終得以重新登上歷史舞台。

格德約不僅在瓦爾德奧拉斯產區開始流行,也在河岸產區(Ribeiro)、薩克拉河岸產區(Ribeira Sacra)以及比埃爾索產區(Bierzo)得到重視。最好的格德約葡萄產自陡峭的花崗岩或片岩山坡上。雖然我知道葡萄酒並不大可能會直接反映出其土壤特徵,但是很多最優質的葡萄酒確實帶有一些強烈的風味,而我只能把這些風味描述為“礦物質味”。

格德約葡萄酒比阿斯提可更活潑、更順滑,也比下海灣地區(Rias Baixas)非常常見的阿爾巴利諾(Albarino)要稍微黏稠一些。而且我承認,我確實曾經嘲笑過阿爾巴利諾這個品種。

傑西斯·羅賓遜最喜歡的一些葡萄品種

門西亞

我還對西班牙西部的一個紅葡萄品種—— 門西亞(Mencia)非常著迷,這個品種在比埃爾索產區最常見。用它釀出來的葡萄酒也反映了當地的土壤特色——片岩,尤其是帕拉西歐家族所釀出來的頂級門西亞葡萄酒。門西亞葡萄酒帶有誘人的芳香,魅力十足,也因此當地人很多年來都確信它跟芳香型葡萄品種品麗珠(Cabernet Franc)有著淵源。

不過,門西亞跟品麗珠其實沒有關係,它跟葡萄牙的品種珍拿(Jaen)倒是同一個品種。在葡萄牙北部,格德約“Godello”又被稱為“Gouveio”。

傑西斯·羅賓遜最喜歡的一些葡萄品種

艾格尼科

讀到這裡,你可能會覺得我始終專注於口感清爽迷人,酒體介於輕盈至中等之間的葡萄酒。不過,我其實也喜歡艾格尼科(Aglianico)。艾格尼科是一個晚熟品種,種植於意大利坎帕尼亞(Campania)、巴斯利卡塔(Basilicata)等南部地區。

用它釀造出來的葡萄酒非常濃稠,很有結構,酒體緊實,風味複雜,窖藏能力很突出,由此可見,艾格尼科是一個非常優異的紅葡萄品種。艾格尼科葡萄酒的酒體非常集中,不過單寧很精緻,絲毫不顯得粗糙,帶有梅子和柏油的香氣。由於這個品種的發音接近於“Hellenico”,也由於人們相信它是由希臘人帶到意大利的,幾十年來,艾格尼科的起源地一直被認為是希臘。

不過,至今為止,還沒有發現艾格尼科跟希臘現在的葡萄品種有任何關係。艾格尼科甚至比布布蘭克還晚熟,只適合種植在氣候比較溫暖的地方。儘管這樣,我還是非常希望這個品種最終可以擴散到澳大利亞、美國加州甚至是南非。

以上就是我希望可以得到進一步發展的葡萄品種,我也相信它們具備成為流行品種的潛能。除了 ​​以上這些品種,法國南部的果香型品種神索(Cinsault)、西西里島東部埃特納山(Mount Etna)的馬斯卡斯奈萊洛(Nerello Mascalese,帶有泥土和櫻桃的風味)以及很多其他品種也都是未來值得關注的葡萄品種。

 

文Jancis Robinson .譯/紅酒世界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