葡萄酒產區知識 · 葡萄品種 · 法國香檳

傑西斯·羅賓遜:鍾情酒農香檳

香檳是一種葡萄酒還是一種品牌?最近,當我在“珍寶公司”(Justerini & Brooks)的酒窖裡品嚐著香檳地區五款不同的酒農香檳時,這個問題就一直在腦海中縈繞。珍寶公司的酒窖位於倫敦聖詹姆斯街(St James’s Street),就在紳士云集的俱樂部區的心臟位置。不難想像,珍寶公司的客戶都是什麼樣的人群以及與我一起品酒的都是什麼類型的顧客。

這些香檳都是實實在在的葡萄酒——每一款都具有獨特的性格,完美詮釋著特定的生長季節、個性化的釀造理念和工藝、香檳產區不同村莊甚至不同葡萄園的風味。然而即便是這五款香檳中最著名的歐哥利屋也酒莊(Egly-Ouriet),其認知度也遠遠比不上香檳地區的大品牌。

傑西斯·羅賓遜:鍾情酒農香檳

Jacques Lassaigne, La Colline Inspirée Blanc de Blancs Extra Brut

這些精品香檳的價格高低不等,有來自福爾熱-布里蒙(Forget-Brimont)一級園的21.58英鎊一瓶的無年份香檳,也有來自歐哥利屋也(Egly-Ouriet)82.97英鎊一瓶的2002特級園年份香檳。與那些大張旗鼓進行宣傳的大品牌相比,這些酒農香檳的性價比要高得多。我很慶幸在廣闊的葡萄酒世界裡,珍寶公司的採購商發現了酒農香檳與日俱增的重要性。但是,我猜他們在銷售環節可能碰到了不少困難,畢竟出於對質量的考慮,大多數人習慣購買知名品牌的香檳酒。

目前共有20多個知名的高檔香檳品牌。由於產量的關係,釀造者必須將數十種甚至幾百種不同的來源的香檳酒進行調配以保證該品牌風格的一致性。當您拿一款這樣的酒來招待客人時,他們會知道喝到的是“高端大氣上檔次”的酒。但是只有真正的葡萄酒達人才能夠分辨拉芒迪-貝爾尼(Larmandier- Bernier,我最喜愛的酒農香檳之一)與巴黎之花(Laurent-Perrier,大品牌之一)的區別。儘管有些默默無名的酒農香檳品質上佳,但在某些圈子裡,選擇這樣的香檳還是需要點信心的,若非行家,很難將一款精心製作的酒農香檳與廉價的大眾款香檳採購商的自有品牌區分開來。

識別的訣竅在於仔細觀察標籤上用小號鉛字印刷的兩個首字母縮寫。“RM”( récoltant-manipulant)表示酒農香檳;“MA”(marque d’acheteur)表示收購香檳的貼牌商;而購買基酒用來釀製自有品牌香檳的酒商,如那些大品牌們,用“NM”(négociant- manipulant)表示。“CM”(coopérative de manipulation)則是種植者合作社的意思。但在酒會上查看這樣的信息不僅需要極強的眼力,還需要一點我行我素的勇氣。

傑西斯·羅賓遜:鍾情酒農香檳

香檳的縮寫代碼通常很小需要小心辨識才能看到,通常寫在正標底部,但也可能出現在瓶頸標上等其他地方,需要小心查看。

圖:Egly-Ouriet, Les Crayères, Ambonnay Blanc de Noirs Grand Cru Brut

我(傑西斯•羅賓遜Jancis Robinson)一直都覺得很奇怪,為什麼那些大的香檳生產商面對全世界葡萄酒愛好者不斷增長的品味與好奇心,居然沒有與時俱進。我曾經搜尋一些相關信息,比如他們最重要的無年份酒主要以哪些年份酒為基礎進行調製,或者它在瓶中進行二次發酵時與形成風味的沉澱物接觸了多長時間,又或者什麼時候進行香檳與沈淀物的分離,即我們通常所說的除渣(dégorgement),但大部分時候都一無所獲。

大多數的知名香檳品牌連這些基本信息都不告訴顧客,把他們蒙在鼓裡。當然更令人生氣的是,這些香檳的銷量還一直很好。儘管有不少人跟我一樣在呼籲,但這些品牌的所有者卻佯裝不知,好像把它們的無年份香檳當成了帶氣泡的飲料——當然,它們確實是帶氣泡的飲料,只不過比一般的可樂貴得多而已。

而好的種植者,上帝保佑他們,更願意將這類信息印在銘牌——或者酒瓶背後的標籤上。例如貝勒斯父子(Bereche et Fils)、夏爾多涅-泰耶(Chartogne-Taillet)和帕斯卡爾•多柯(Pascal Doquet)等酒莊就很善於告訴顧客在它們的無年份香檳中調配了哪些年份酒和葡萄品種。歐哥利屋也(Egly-Ouriet)甚至在標籤中印上了葡萄酒與沈淀物接觸月數(2002年的年份酒的接觸時間為106個月),以及酒與酒渣分離的時間。

在珍寶公司,狄博特-瓦盧瓦(Diebolt- Vallois)酒莊的伊莎貝爾•狄博特(Isabelle Diebolt)向我解釋說,如果進口商們有要求,種植者們很願意提供帶有相關信息的背標。珍寶公司沒有特別要求,但瑞典的國家壟斷葡萄酒分銷商堅持需要信息。採購商們,請你們了解盡可能多的信息。如果你們的顧客不感興趣,他們總會主動忽略它們的。

傑西斯·羅賓遜:鍾情酒農香檳

Chartogne-Taillet, Cuvée Ste Anne Brut

我所了解的最具活力的酒農香檳進口商有兩家,它們是位於華盛頓特區(Washington DC)的特里•泰澤酒業(Terry Theise)和布里斯托(Bristol)的藤蔓酒業(Vine Trail)。特里幾乎單槍匹馬地點燃了美國侍酒師對於這類以風土和年份為主導的葡萄酒的熱愛之情,而不久之後,藤蔓酒業的尼克•布魯克斯(Nick Brookes)在英格蘭重演了這一幕。藤蔓酒業最近組織了一場酒農香檳品嚐會,到場賓客與聖詹姆斯街上的截然不同。他們大部分是身著便裝的年輕的餐廳工作人員,點酒的時候也非常注意,以保證參展的13位種植者的香檳(全無大牌)都有單獨展現的機會。

藤蔓酒業的精選酒體現了鮮明的個性。我雖不是款款都鍾愛,但對其中的絕大部分還是我還是頗讚賞的——每一款都有自己獨特的故事。它們的味道確實與大牌香檳不同(雖然某些大牌也很精緻優雅,但許多是沉悶無趣且價格過高)。藤蔓酒業的香檳多為特干型(Extra Brut)或自然幹型(Brut Nature),比一般香檳含糖量少,但口感有一種美妙的平衡,而非單純的尖酸。

傑西斯·羅賓遜:鍾情酒農香檳

Jacques Lassaigne, La Colline Inspirée Blanc de Blancs Extra Brut

目前,自釀自銷自產香檳的種植園有4650多家。其中有一些不太理想。我必須強調一下,我並不是鼓吹所有酒農香檳;而是經過像泰澤酒業(編者註:Theise,英國酒商,以下皆是)、藤蔓酒業、珍寶公司、葡萄酒協會公司(The Wine Society)或倫敦的桑普勒公司(The Sampler)這樣的專業人士精挑細選的香檳(倫敦人可以在Bubbledogs餐廳就著熱狗品嚐多款精選的酒農香檳)。為了豐富藤蔓酒業的產品冊,尼克•布魯克斯找到了41個潛在供酒商,最後僅選擇了一家。對法國香檳有深入了解的人應該懂得其中道理。

此外,務必注意,不論是藤蔓酒業還是珍寶公司都不善於零售。如果購買數量較少的話,可以直接去雷阿&山德曼(Lea & Sandeman)或者桑普勒公司(The Sampler)。

但是,如果您對葡萄酒特別感興趣並且反對品牌主義的話,不了解一下這部分香檳釀造者是一種損失。就像伊莎貝爾•狄博特所說的那樣,“這些酒是為尋找差異,需找不同風土帶來的不同風味的人們而準備的。既然我們可以在奶酪、咖啡和巧克力中找到它,為什麼香檳就不行呢?”

http://www.jancisrobinson.com/articles/a201305301.html 譯/紅酒世界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